大洋网
字号

跟着席慕蓉逛草原

http://www.dayoo.com http://www.dayoo.com 2009-05-14 10:08 来源: 发表评论 (0)

  窗外,是广州一贯不太蓝的天空,思绪游离,不期然地又想起了内蒙古湛蓝的天。找了本席慕蓉的诗集翻看,再次回想起2006年7月的草原之行,那是一次令人终生难忘的旅行。毕竟,出生于中国最南端的我,一直都只能在书中想象草原的广阔,何曾想,有朝一日草原就在脚下,那种惊喜,那种新奇难以言状。

  阳光下 满眼尽是油菜花

  “请为我唱一首出塞曲,用那遗忘了的古老言语,请用美丽的颤音轻轻呼唤,我心中的大好河山。那只有长城外才有的清香……想着草原千里闪着金光,想着风沙呼啸过大漠,想着黄河岸啊,阴山旁。”

  ――席慕蓉的《出塞曲》

  什么样的清香是长城外才有的?什么样的草原会千里泛金光?直到踏上了草原,我才明白草香是有区别的,许是地处高原,离太阳更近,因此此处的草香味更浓烈。这清冽入肺的草香似乎真可以洗净五脏六腑。摇下车窗,任凭凉风轻送这味儿,闭着眼遐想。

  等到再睁开眼时,夕阳下果真连绵不绝金光灿烂。这金光,并不是阳光的余晖,而是大片大片的油菜花。它们在草原上连成片,绵延到天涯,真真是“草原千里闪着金光”。我正寻思油菜花是否草原自古专有,司机大哥笑答“以前并不是很多,这些年为提炼油,才大规模种植起来。”

  金帐汗 想念那里的夜空

  “我此刻重新回想的,那些夏夜,充满了月光,充满了树影溪声和青草的芳香,林间总有照路的萤火虫,水边总有,从河面不断吹来的习习凉风……”

  ――席慕蓉的《别后》

  在离开金帐汗后的很多个夜晚,我依然会想念那里的夜空。它就像《别后》诗中所描绘的,充满了月光和青草的芳香,还有从号称“天下第一曲水”的莫日格勒河面不断吹来的习习凉风。那一夜星星闪着俏皮的光芒,似乎很近,伸手却抓不住它们的小尾巴。月亮高上,篝火晚会拉开序幕,那些白天充当服务员的小伙子和姑娘们,一到晚上通通变身舞者,相互欢笑着尽情跳起舞来。我们初是羞涩,随后很快就融进了舞队中。

  金帐汗,有着我们在内蒙古见到最美丽的草原。它位于“天苍苍, 野茫茫, 风吹草低现牛羊”的呼伦贝尔草原腹地,每逢夏季,陈巴尔虎旗走敖特尔的蒙古族和鄂温克族的牧民便在这山清水秀、水草丰美的地方,自然形成游牧部落群体。

  骑上马 感受驰骋的快乐

  “马是蒙古人最喜爱的家畜,所以把它放在首位……蒙古谚语中,常说人生的最大不幸是:‘少年的时候,离开了父亲;在中途的时候,离开了马。' ”

  ――席慕蓉的《爱马》

  到草原没骑马,就像到了海南没去看海一样――白去了。一路上,看到草原牧民的装束,虽没有《断背山》中那些牛仔时尚,但他们的蒙古袍子也是相当艳丽的,黝黑泛红的脸上,总有着一股草原汉子特有的彪悍。

  “你别踢着它的肚子,小心小心上……”这是我上马时,我的第一个领骑者红日对我的嘱咐。红日约摸8岁,红扑扑的脸蛋,普通话说得还不太好,我花了10元租下他家的马儿,第一次骑马,难免战战兢兢,上马背时甚至有点畏高,原本羞涩的小红日对我充满不屑。也许他不能理解人们会害怕马儿。待我下马,红日熟练的一跃翻上马背,扬长而去。我这才知道他为何对我充满鄙视,我的上下马时间实在是太长了。

  莫尔道嘎

  绝美的森林《夜宴》

  “就这样俯首道别吧,世间那有什么真能回头的……只有那野风总是不肯停止,……在我斑驳的心中扫过。扫过啊,那些纷纷飘落的,如秋叶般的记忆。”

  ――席慕蓉的《野风》

  7月的内蒙之行,最后一站是莫尔道嘎。莫尔道嘎在蒙古语中的意思是“出发”。当年成吉思汗从这里出发率军西征,莫尔道嘎因此得名。而我和好友在这里享受完美景,便各自“出发”,扬手分别。

  后来,很多看了《夜宴》的朋友嘘唏那片中的美景,我暗笑,早在半年前,我就已亲历了这样的风光。比起名气更大的阿尔山,我更喜欢这个粗旷的原始森林,据说这里是大小兴安岭观赏红叶的最佳地点,也是我国最后一片寒温带原始森林,素有“落叶松故乡”之称。7月的莫尔道嘎,虽不能见红叶美景,但满山的翠绿和绚烂的野花,也别有韵味。

  莫尔道嘎的奇妙还在于,如果以莫尔道嘎为圆心,无论你往哪个方向走,都能找到不一样的风景……

  ■旅游贴士

  保暖:内蒙古东北部最适宜旅游的季节在6~9月。不过即便是夏天,当地的早晚与中午时分的温差比较大,所以还是应该准备一些厚一点外套。

  租车:草原之大,出乎我的想象。很多景点之间的距离相当远,如从海拉尔开到莫尔道嘎,便几乎开了一整天车。当地坐车并不像在广州这么方便,因此,有条件的话,租车可能更方便些。

  美食:在海拉尔应尝尝当地羊肉火锅,很嫩。在阿尔山千万别少了小鸡炖蘑菇,阿尔山盛产各种菇菌,小鸡也都是跑地鸡。莫尔道嘎则有一种麒麟鱼,出水就死,如果新鲜下锅,清煮味道相当鲜美。

  ■记者手记

  恋上草原

  恋上旅途

  是什么时候开始恋上草原的?是看《孝庄秘史》里的大玉儿与多尔衮从在草原上的青梅竹马到草原夜色里的别离而感动的时候,还是听腾格尔的《天堂》,在那悠扬的歌声中体会到草原的苍茫与辽阔,以及雄鹰翱翔的意境之时?

  是看到《康熙王朝》中孝庄含泪用放大镜找到地图中科尔沁草原而哽咽的时候,还是听到席慕蓉作词、德德玛演唱的《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而心酸之时?

  抑或是更早的时候,高中时舒缓优美的《美丽的草原我的家》响起的时候,还是小学在六一儿童节的舞台上演唱《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阳》时?……

  于是,当驴友高江虹提及她在7月的草原行时,我就迫不及待了,希望能够分享一下,感受一下席慕蓉笔下令人魂牵梦绕的草原,于是有了本期的《人在旅途》。

  很多时候就觉得奇怪:席慕蓉爱草原、恋草原,那是因为有着前世渊源,而生在长江边从未见过大草原的我,又是因为什么呢?“其实很多时候,喜欢是不需要理由的!”有驴友告诉我,“就像是我们喜欢旅游,热爱旅游一样!”

  又或者只是因为喜欢一种感觉,在草原上空旷自由的感觉;而人在旅途的你,喜欢怎样的感觉,又有着怎样的旅途之恋呢?期待能够欣赏你的精彩,分享你的感受!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新闻论坛    发表评论(0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用户名:密码:没有账号?马上注册


大洋生活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