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重访灾区:又见张关容 再访谭千秋 - 大洋新闻
大洋网

您的位置:大洋网>> 便民频道>>社会信息

字号

记者重访灾区:又见张关容 再访谭千秋

http://www.dayoo.com http://www.dayoo.com 2009-05-11 12:43 来源: 新华网 发表评论 (0)

    新华网成都5月11日电(新华社记者孙闻、王建华)5月9日上午,汉旺镇东汽集团厂区在雾霭中愈显孤寂。张关容地震后第一次带着女儿仙子来到这里,她要让孩子看看小时候住过的地方,看看她和丈夫谭千秋当年工作过的地方。随行的有张关容的父母,谭千秋大学时的副班长、湖南大学教授柳礼泉,还有我们——因一次刻骨铭心的采访而与谭千秋一家成为朋友的人。

    (一)

    宿舍区所有的房屋都用红油漆喷上了“危房”字样。时间仿佛像汉旺广场上的那尊大钟,永远地停在了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

    一切还是去年记者在此采访时看到的那样,只是不见了人迹——震后,这里所有活下来的人都被迁到了临时安置点,他们中的多数将在今年年底拿到新居的钥匙。

    在东汽中学旧址,门和围墙已经被拆除了。那栋垮塌的教学楼也被彻底推倒变成了一堆砖头瓦块。

    “一年前的5月10日,我们在这儿开运动会。谭千秋还把仙子抱来看热闹,在那边拍了最后一张照片。”张关容指着操场的方向,好像在说昨天的事情。

    废墟前摆放着一个花篮,黄白两色的菊花非常新鲜。缎带上写着“深切悼念‘5·12’大地震罹难同胞”,落款是“东汽党政工团科”。

    张关容抱着仙子边走边说,“看,这里就是爸爸妈妈当年上班的地方。”仙子拿着一盒饮料似懂非懂地看了一眼,忽然挣脱妈妈,去追一只白色的蝴蝶……

    (二)

    张关容指着南边的废墟平静地对大家说:“谭千秋就是在那里遇难的。”说着,她带着大家爬上了废墟。

    一年前,地震发生的时候,谭千秋在教室坍塌的一瞬间,奋力把4个学生拥到课桌下,张开双臂,把自己的生命定格在那张课桌上……

    “看,这里有一个教师执业资格证书,不知是谁的。”张关容从废墟上拾起一个蓝色的小本子。本子已经被雨水浸透了,张关容小心地把粘在一起的纸张逐页翻开,“啊,是李平的,他还活着!我要把这个证书给他带回去。”张关容小心地把证书收到了包里。

    记者在废墟上捡到了一枚用空白麻将牌刻成的印章,底下是行楷阳文“海燕”二字,鲜红的印泥还在,一侧用漂亮的花体字刻着“生日快乐,海燕”,顶上刻着一个北京奥运的肖形印图案。

    “海燕是谁?还在吗?”记者问张关容。

    “不知道。谭千秋应该知道。如果这是一个男生送给女孩的礼物的话,被他知道了一定会多问两句……”张关容说,“他作为政教主任,平常总是很严肃的样子,学生还是有点怕他的。”

    “其实谭千秋一点也不‘严肃’,是个特别风趣的人。”柳礼泉说,“有一年我们同学聚会,他不能参加,特意写了一封信给我,让我在聚会的时候念给大家听。结果我一念,大家笑得前仰后合。同样的话从他嘴里讲出来就特别有趣。”

    这时,张关容已悄悄走下废墟,双手合十肃立在一个插着香烛的小祭台前,低着头默默祷告着。突然,她双膝跪地,向着废墟磕了三个头……

    (三)

    离开东汽中学旧址,张关容带着大家来到她和谭千秋共同生活了10年的家——东汽宿舍区211栋。一到宿舍区,仙子突然拉着姥姥的手,指着楼后说:“我要坐摇摇车,我要坐摇摇车……”

    张关容说,楼后原来有一组健身器,“只要不下雨,谭千秋每天都会带着仙子到这里玩。”

    “这是君子的房间,我和谭千秋带着仙子住这间。”张关容带着大家走进了他们原来的家——2单元15号,是一楼的一套两居室。家具都被运走了,墙上还贴着君子喜欢的李宇春和仙子喜欢的卡通狗,厨房的地上还散乱地放着些油瓶盐罐。

    张关容小心地摘下门框上红绳系着的三个易拉罐,兴奋地冲到阳台上,冲着屋外的仙子喊:“爸爸给你做的摇铃,还要不?”仙子见了高兴得连蹦带跳,着急地向妈妈伸出小手。

    她又从阳台上拾起了一个红色的心形八音盒,盖子已经没了,但拧上弦,还是传来了一曲清脆的《雪绒花》——一首爸爸唱给女儿的歌。“这个八音盒是君子小时候玩的,一直保存得很好,跟新的似的,后来又传到了仙子手里。”说着,张关容擦掉了八音盒上的灰尘,走出去递给仙子,仙子熟练地拨弄着。

    “仙子是不是9月份就该上幼儿园了?”记者问道。

    “是的,9月就可以入园,但谭千秋总说君子不到三岁就送幼儿园了,看着好可怜,所以仙子一定要过了三岁再送去。”张关容说。

    离开旧居,张关容告诉记者,她们的新家,是一套朝南的三居室,还在一层,“快要封顶了”。

    (四)

    “去看看谭千秋吧。”柳礼泉和记者不约而同地提议。

    汉旺到德阳公路两旁的乡村里随处可见一排排震后新建的民居,雪白的墙上画着艳丽的绵竹年画——迎春图、百寿图……田野里,码放着一垛垛新收割的大麦,大人们忙着打捆、运送,几个孩子在田间放着风筝……

    “收完了大麦就该种水稻了,”张关容说,“每年这个时候,谭千秋都要跟我回拱星乡老家帮我爸妈干农活,他是主力,很辛苦,但他只让我帮着干点抛秧之类的轻活。”

    回到位于德阳市区临时租住的房子,放下睡午觉的仙子,张关容带着大家来到位于德阳市郊的龙井公墓。谭千秋的墓在半山腰,是张关容的父亲为他选的。“下面埋着几十个东汽中学的娃儿,他在这儿能看着这些娃儿们,心里会安逸些。”老人说。

    老人为谭千秋点燃了红烛和香,记者和柳礼泉各把一束百合和菊花轻轻放在墓碑两侧。

    “谭千秋,今天你的老班长和新华社报道过你的两位记者看你来了。这一年来,他们给我和仙子很多帮助,我也学会了感恩,你要保佑他们啊。”张关容边说边用纸巾轻轻擦拭着墓碑上的灰尘。一年前,在东汽小学操场上,她也是这样轻轻擦拭着丈夫的遗体。

    张关容默默地点燃了一张张纸钱,“去买点衣服吧,别不舍得花啊。”

    “我和仙子过得很好,你不要牵挂啊。我总对仙子说,老天待你不薄,还留下了妈妈来照顾你。还有那么多好心人关心爱护你,长大了要懂得感恩……”

    “你救下的那几个娃儿也很好,只有琦琦走了,我跟唐哥和郭姐说了,你会照顾好琦琦,让他们安心。”

    静静地,张关容的泪水不断滴在地上。

    琦琦叫唐佳琦,是谭千秋护在课桌下的四个孩子之一,她的父亲唐祖贵是东汽中学英语教师,也是谭千秋最好的朋友。张关容说,琦琦被救出来后见到爸爸说的第一句话就是:“爸,救救谭叔。”琦琦因伤势过重去世了,那时唐祖贵正在现场指挥救援。

    “那几个娃儿的家长总找到我说要报答这份大恩,还有很多人要给我们捐款,我都谢绝了,我知道你在的话也会这么做的。”张关容说,“我也知道,你惦记这帮娃儿。你看,那边就是学校的新址,是海军援建的,叫‘东汽八一中学’,再过三个月等我们搬过去了,你就能天天看到我和娃儿们上课了。”

(编辑: editor)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新闻论坛    发表评论(0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用户名:密码:没有账号?马上注册


大洋生活便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