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您的位置:大洋网>> 便民频道>>商业信息

字号

倪光南:缔造电脑中国 致力于推广开源软件

http://www.dayoo.com http://www.dayoo.com 2009-05-12 09:40 来源: 北京科技报 发表评论 (0)

文/本报记者 邹曦

今天,每当新款电脑问世,立刻会在中国同步发行。跨国企业纷纷不厌其烦地完善本土化工作,小心翼翼地讨好中国的“上帝”们。

倪光南(腾讯科技配图)

然而在上世纪七十年代,美国硅谷的小伙子乌兹尼克刚刚组装出第一台微机,正当西方人开始接触这个“神奇小箱子”带来的便捷时,其它语言背景的人,比如说汉语的中国人,却被排斥在这种享受之外。因为当时诸如IBM这样的电脑巨头,正忙着和微软联手占领本土市场,至于为中国设计计算机的“汉化”方案,还不在他们的议事日程上。

于是,大洋彼岸的中国人开始坐不住了,比如严援朝开发的CCDOS汉字系统,就是PC机(personal computer,即IBM的个人电脑)汉化的先驱性纯软件解决方案。可问题在于,当时PC机的内存很小,一个汉字字库可能占去整个内存的三分之一,载有汉化软件的电脑效率低下,运行困难。正是基于这种现实,“倪光南”这个名字才显得更为意义非凡,他让中国人终于用上了“母语”电脑。

1961年,刚从南京工学院(后改名为东南大学)毕业的倪光南,和同学一起坐火车到首都北京报到,分配到中科院计算所第六研究室的输入组。对于这个从小就爱玩无线电设备的小伙子来说,算是小兵找到了大部队。

在参与我国第一台自行设计的大型通用数字电子管计算机——119机的研制工作后,倪光南所在的输入组研发了两个项目:111汉字信息实验系统和手写文字识别机。这两个项目最后都获得中科院科技成果二等奖,但在项目中起到主导作用的倪光南却认为,这些努力均以失败告终。“一项应用技术如果只停留在实验阶段,不能在市场上体现价值,在我看来,就是失败。”

这次“失败”带来的“副产品”是:出国。1981年,加拿大国家研究院代表团到中科院计算所访问,听完倪光南用不太流利的英语讲解上述获奖项目后,深表兴趣,于同年8月邀请他到加拿大做访问研究员。

联想式汉卡III型

除了享受着“从来没有见过”的蓝天和“特别清新”的空气;拿着在加拿大当地也能排上前5%的高薪,倪光南出国期间的另一个重要收获是:和当地高技术企业的“亲密接触”。诸如当时“北电”这样的优秀企业,让他记住了两件事情:一是企业必须有自己的核心技术;二是公司能让科技人员富起来。

当倪光南终于向一年零九个月的北美生活说再见时,跟他一起回到祖国的,除了他用节余的数千加元买的微处理器等科研器材外,还有久经历练、亟待施展的技术功底,以及超过一般科学家的商业嗅觉。

当时,中国计算机应用的最大障碍仍是汉字处理问题,而倪光南所在的研究组从111汉字信息实验系统开始,就在积极拓展相应技术。“从学术水平看,当时我们还有别的水平较高的技术可以开发;但从市场需求看,汉字处理属于‘雪中送炭’一类,于是我们选择了它。”倪光南说。

回国不到一年,倪光南就带领团队开发出了汉字处理微机LX-80,并在1984年的深圳电脑产品及应用成果展览会上,与IBM-PC并肩展示。LX-80作为一台硬件和软件结合处理汉字的机器,和纯软件处理汉字的PC机相比,速度上的优越感十分明显。好几家中国厂商获得了LX-80的生产权,一款性能优越的产品已然从倪光南手中诞生。

但倪光南并不满足,他看到了更遥远的市场争夺战。当时,IBM公司的PC机已经获得了西方民众的普遍好感,很多电脑公司相继倒闭。倪光南觉得,LX-80同样不能跟PC机抗衡,那么何不将前者的核心技术嫁接到后者身上,借着IBM PC的红火势头,将自己“硬汉字”处理技术的优势发扬光大呢?

于是,走出深圳展厅的倪光南,就开始着手研究“整合工程”了。当时,改革春风已经将市场经济的浪潮吹到计算机所,所里除了王洪德等下海办“京海”等民营公司外,按照中科院“一院二制”的方针,所里也办了“信通”等研究所控股或参股公司。1984年底,20万启动资金,计算所20平米的传达室内,业务处王树和处长带着一群知识分子,成立起了“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新技术发展公司”,这一长串名字后来缩减成了鼎鼎大名的“联想集团”。

(编辑: editor)

   上一页 1 2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新闻论坛    发表评论(0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用户名:密码:没有账号?马上注册


大洋生活便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