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您的位置:大洋网>> 便民频道>>商业信息

字号

俞敏洪:“新东方”的教书匠

http://www.dayoo.com http://www.dayoo.com 2009-05-12 13:50 来源: CCTV 发表评论 (0)

俞敏洪:当时我在北大一个月一百多块钱工资,但是我在外面教一个晚上能拿到20-30人民币。那你就可以发现教十个晚上就是三百块钱,加上礼拜六礼拜天就是五百块钱你一个月下来可能就是一千五到两千块钱,比北大的工资要高了十倍了。那时候的一千五到两千相当现在一万到两万块钱。当时凭我自己对整个形势的大判断来说,一定这个培训机构不会被国家取缔。那既然不会被取缔,我是一个很会教书的人,我就必然会有用武之地,

解说:俗话说树大招风,随着俞敏洪在校外培训班的名气越来越大,收入越来越高,私自在外授课的事情竟被告到了北大领导那里,于是他受到了北大多年来破天荒地一次对教师的公开处分。 

北大的同事李力:这个处分的决定我印象特别深,做出这个决定以后是在北京大学的广播站广播的。中午时间和晚上的两段广播时间都在大喇叭里面广播的这件事。我觉得这件事可能是北京大学有史以来的对一个教师的处分能够到广播这种方式来做的,我印象当中是有史以来第一次。 

1992年我似乎注定了要过一种在路上的生活,我有着不安分的灵魂,总想四处游荡,我的内心深处有一种呼唤,总是把我带向不可知的远方。                                          

                                                      ----------俞敏洪

俞敏洪:90年代说很多有能力的人就去承包国家的机制下面的某个公司,包括王石,什么冯仑,他们原来都是在国家机制下面的某个公司。就是防范风险,我去承包这个办学机构也是,一个是当时我本身拿不到办学执照,第二个是觉得如果自己拿个办学知照办的话,肯定不一定能做的成。就是挂靠现象当时是中国的最普遍的现象,当然挂靠在国有机制上面的,后来就有了很多就是所有权的问题,如果当时是挂靠在民办学校下面,所有权的这个问题就变得比较的明晰了。其实我当时从北大出来以前,也跟北大谈过,我说能不能让我来承包北大的外语培训部,北大也有外语培训部,短期培训系统。但是后来北大研究了一下说不行,北大没有这样的机制。

解说:1993年,经过了几次的努力,俞敏洪才发现自己原来真的与北大无缘了。退去北大教师光环的他,无奈之下在中关村一个狭小的胡同里,租了一间不足十平米的小屋,办起了自己的英语培训学校,取名“新东方”。

俞敏鸿:刚开始是没有学生来,我还好,脑袋比较灵活,很快就想出了免费给学生上课,免费讲座,免费发资料等等这样的想法。学生当时一听是免费的,胡同拐多少弯他都能找着。

解说:那年冬天,在北京各大学校的附近,每天晚上都会有一个身裹着军绿色大衣、带着眼睛的男子在电线杆上张贴小广告,这个人就是俞敏洪,那个时候,他完全没有半点的羞涩,相反,他把这个过程,还当成了自己的一次人生历练。

俞敏洪:后来才有了发挥我这种,突然发现自己上课要是有激情,给学生讲一些外文外面的知识,加上自己的立志和奋斗的感悟,再加上一点好玩的东西,学生就会很愿意来听你的课,那么讲的熟练以后,最后慢慢你会加入比如说,因为我觉得我还是算是有点幽默感的人,所以最后就会加入一些幽默的东西,学生就开始回来了。

解说:听过新东方课的人都知道,新东方的教师都是一群从来不缺乏激情的人,教师在课堂上讲课的同时,常常能把一个班的学生搞得”疯疯癫癫”,学生时而泪流满面,时而情绪激昂。在这里,学生们大多会被授课老师本身的个人魅力所吸引,这一切看似与教学无关,但是实际上附加值却很高。

俞敏洪:当时我已经看到培训发展势头越来越好,所以到1993年的时候,其实我已经开始消除了自己出国的打算,就不准备出国了,尽管心里还留着这么一点感觉。所以到1994年我有机会到国外去读书,因为当时1994年有一个学校给我发了奖学金,也给我发了录取通知书,因为我在教课的时候一直在练习出国,你知道吗?但是那个时候我就知道不能走了,因为同期学生就是两三千人,我看着那些学,而且我上课的时候得到很大虚荣心上的满足,比如说学生都特别喜欢你上课。最后就觉得还是先不走了吧,所以就干脆我老婆也辞职了。

解说:俞敏洪与妻子的新东方,一路迅猛发展,几年下来他们的学校已经占据了北京约80%的出国培训市场,年培训学生数量达20万人次。而这样的高速发展使得新东方的师资力量严重匮乏,为学校寻找老师成为俞敏鸿要解决的首要问题。

(编辑: editor)

   1 2 3 4 5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新闻论坛    发表评论(0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用户名:密码:没有账号?马上注册


大洋生活便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