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川将铭记——记北川新县城建设组组长崔学选 - 大洋新闻
大洋网

您的位置:大洋网>> 便民频道>>社会信息

字号

北川将铭记——记北川新县城建设组组长崔学选

http://www.dayoo.com http://www.dayoo.com 2009-05-13 20:16 来源: 新华网 发表评论 (0)

    潍坊人崔学选

    崔学选是躺在担架上从四川回到山东的。2008年9月6日晚上,人们用担架把他抬上飞机,转院到齐鲁医院。医院诊断:乙状结肠癌晚期。

    妻子宋伟从潍坊赶来,闻讯瘫倒在地。她此刻已经认不出自己的丈夫了:黑瘦憔悴,走时75公斤的体重,只剩下了50公斤不到。

    崔学选病情如此严重,很多人始料不及。他们后来回忆,一个个都痛悔不已--本来是可以早点检查、早点发现、早点治疗的……

    崔学选原本身体强壮,父母年近九旬仍身体健康,他常常自豪地说自己有一个长寿家族。但是在2007年一次例行体检中,崔学选身体有些指标不是正常值,原因不明,医院建议他专程到北京大医院全面检查一次。但他工作太忙,实在无法抽出时间。建设局办公室建议他到北京出差时,顺便查一下。他也因为行程忙挤不出时间推掉了。事实上,即使例行体检,崔学选也要做几次才能做完:正体检着,接到开会或到工地看工程的电话,立即停下马上走。

    在桂溪乡一个多月时间里,崔学选与年轻人一起在工地上摸爬滚打,施工任务结束后,召集指挥部人员在帐篷里开调度会,总结当天工作,部署次日任务,晚上12点前从未休息过,经常工作至深夜一两点钟,任务紧时甚至通宵达旦。

    他已多年如此。2004年2月,崔学选走马上任潍坊市建设局党委书记、局长,潍坊迎来了城建史上投入最多、项目最集中、建设规模最大的一个时期,从此开始,崔学选几乎没有一天在晚上12点前睡觉,没有休过任何一个完整的双休日。有时凌晨两三点,他还在用车灯照看工程。潍坊市建设局因此有了“五加二”“白加黑”工作法。

    崔学选腰椎间盘突出,在客厅沙发上垫块木板当成床。有时中午好不容易找机会回家歇息一小时,妻子把家里电话线拔掉、门铃电池取出来,然后拿上丈夫手机,躲在另外一个房间,盯着手机,有重要电话才叫醒他。

    在北川,大家也想方设法让崔学选多睡一会儿。有一次崔学选在开会回来的路上睡着了,司机孙文学便放慢车速,90公里路差不多走了4小时。崔学选醒来,奇怪道:“怎么现在才走到这里?”孙文学说:“让你多休息一会儿。”崔学选差点发火,但最后还是叹口气:“老孙,开快点,家里有急事啊……”

    初到桂溪,崔学选的身体就出现问题了,他不适应当地辛辣饮食,先是腹泻,渐渐地,腹泻伴随着发烧,接着体力不支,头晕目眩,走路时脚像踩棉花。他吃下平常剂量两倍的药,强行止住腹泻。但接下来是便秘,腹胀越来越严重。

    “我们当时真是麻痹大意了啊!”潍坊市援建干部姜新刚痛心疾首,他说,当时大家都腹胀,都硬撑着,谁想到老崔……

    临时安置阶段过后,是更为艰巨的三年援建。大家都想:崔学选在前线已经拼了1个多月,身体又不大好,该回山东歇息了。但他选择了留下来,继续援建北川。

    7月3日,崔学选被任命为山东对口支援北川恢复重建前线指挥部新县城组组长,这是全世界都瞩目的一个重要岗位,也是山东援建任务最重的一块。

    北川新县城将来需要多大规模,承载多少人口,供水、供电、供气、客运等基础设施按什么规模设计建设……又是一个月的繁忙,到了8月初,崔学选腹胀越来越严重,左下腹阵阵剧痛,他以为是胃肠炎,吃点消炎药对付。但他的食量越来越差,有时一天只吃一顿饭,喝点稀饭。问他,说是水土不服,肚子不舒服。

    8月7日,崔学选开始持续腹痛,脸色蜡黄。下乡看新县城选址时,同事张须义问他怎么了,他说,也许是肠炎或是肠梗阻。崔学选一边捂着肚子,一边跟张须义开玩笑:“在路上颠一颠就好了。”

    8日早上,前线指挥部开会,崔学选缺席。散会后,张须义发现崔学选趴在宿舍床上,满头满身汗,自己掐着虎口。

    张须义赶紧把他送到绵阳市中心医院,打了4天吊针,第五天肚子不疼了。崔学选嚷着要出院。张须义劝他:先不着急着出院,做一个全身检查。但他根本不听,8月14日,他逼着驾驶员孙文学给他办了出院手续。

    在这个炎热的夏天,崔学选要做的事情太多了:新县城的选址,制定新县城组的管理制度,督促过渡性板房的建设进程,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对那些达到分数线、自愿到山东上学的北川考生,协调山东高校全部录取。

    他让孙文学跟前指的人说他身体已经没事了,孙文学问:“你干吗自己不说?”他说:“我说他们不信,你说他们信。”

    孙文学出差几天回来,问他吃得怎么样。他说:很好啊,一顿能吃两个馒头两碗稀饭一盘菜。孙文学不信,去问厨师,厨师说:“他每天才吃一小碗稀饭。”

    9月6日,崔学选再一次被剧烈的腹痛击倒。绵阳中心医院查出是癌症,前线指挥部决定立即将他转回山东治疗。他被担架抬上飞机又抬下来,齐鲁医院连夜组织专家会诊,确诊为结肠癌。

    7日,崔学选度过了痛苦的一天,大便排不出来,肚子胀得像一面鼓,他疼得跪在地上,让姜新刚掐他的虎口,姜新刚掐得自己的大拇指都麻木了,崔学选一声不吭,两个膝盖下,是两滩汗。

    8日,手术从下午1点多一直做到晚上9点多。主刀医生何庆泗走出手术室,叹息着对宋伟说:太可惜了,晚来了一个月……

    15日,刀口出现感染,医院把刀口打开,每天清理坏死的组织。

    清理坏死组织时,不能用麻药,要擦得出血才有效果。每次清理,崔学选都疼得大汗淋漓,护士不忍心,说今天就这样吧。崔学选说,没事,擦出血来效果才好,才好得快,“我要赶紧出院回北川去,新县城还等着我建呢。”

    妻子把脸扭过去,牙齿死死咬住嘴唇。

    崔学选病情继续恶化,2009年3月27日,他在潍坊市人民医院接受了第二次手术,打开一看,癌细胞已经布满了腹腔,手术无法进行,只能再缝上。

    大家一直对崔学选隐瞒着他的确切病情。4月11日,北川县委书记陈兴春、县长经大忠去看望他,他说:“我很快就好了,好了以后,我还得回去,和你们一起建新县城。”

(编辑: editor)

   1 2 3 4 5 6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新闻论坛    发表评论(0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用户名:密码:没有账号?马上注册


大洋生活便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