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您的位置:大洋网>> 便民频道>>法律信息

字号

浙江20名安监、公安、国土等官员被钼“腐蚀”

http://www.dayoo.com http://www.dayoo.com 2009-05-14 09:42 来源: 检察日报 发表评论 (0)

   钼是一种耐腐蚀的金属,开发钼矿的利润高得惊人。为了通过审批和抹平安全事故,很多人用钱物开路,一些官员经不起金钱的诱惑,被腐蚀了———

徐秉然“躲猫猫”的空调机。  

  浙江省青田县黄乡黄村是浙南大山里一个与世隔绝的小山村,或许是上天的恩赐,丰富的钼矿资源改变了那里的一切。钼,这种银灰色极耐高温和腐蚀的金属,赐予了村民富裕的生活。然而,朴实的村民怎么都没有想到,这种带给他们富足的金属却腐蚀了20名安监、公安、国土、乡镇等部门拥有实权的国家工作人员。

    涉案的20名官员,除4人因情节轻微被免予刑事处罚外,其余的被判处一年到十年的有期徒刑,其中徐秉然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

  贪官在空调机上“躲猫猫”

    2008年10月,浙江省丽水市检察机关接到举报,外逃半年的徐秉然已回到家中。检察人员迅速行动,将徐秉然的住所团团围住。检察人员冲进屋子后,寻遍了所有房间,却怎么也不见徐秉然的踪影。

    “他家位于6楼,要么是情报有误,要么是他长了翅膀,不然肯定逃脱不了的。”就在检察人员颇感疑惑时,阳台外传来的“咯吱”声引起了人们的注意。检察官探头一瞧,原来徐秉然正蹲在空调外机上瑟瑟发抖!于是,这位“躲猫猫”老手束手就擒。

    徐秉然,浙江省青田县黄 乡原党委书记,曾是青田县第十四届人大代表。2005年1月,他开始担任青田县黄 乡党委书记,为感谢徐秉然对公司在平息村民上访事件等方面的关照,浙江鑫鸿钼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陈某、董事王某两年内送给他近20万元“感谢费”。2008年2月,纪委和检察院的人在调查取证过程中找徐秉然谈话,曾经在派出所担任过所长的他察觉出异样,从路边茶室的后门逃脱,随后被网上通缉。

    出逃后,他为了躲避追捕不断变换藏匿地点,先后辗转于福建、浙江金华、四川等地。但是,出逃半年多后,徐秉然还是耐不住寂寞,偷偷返回了青田家中,没想到这次难逃法网。至此,这个被钼矿“腐蚀”的20名官员中最后一名犯罪嫌疑人终于归案了。

    钼是一种具有高强度、高熔点、耐腐蚀、耐磨研的金属,广泛应用于军工及运输装置、机车、工业机械等高温部件的制造上。由于用途广泛而储量稀少,近年来,钼矿精由每吨两万元左右一直飞涨到二三十万元,但仍然供不应求。钼的高利润引来无数“掘金人”。

    近年来,国家各级部门对矿山企业安全生产的高度重视无疑给这些逐利行为套上了“紧箍咒”。而想挣脱这些“紧箍咒”,就必须要跟那些会念经的“唐僧”处好关系。于是,一幕幕权钱交易在矿山企业主和相关官员之间悄悄展开。

    随着一座座矿山被挖掘开采,20名政府官员相继落马,成了矿山企业主非法牟利的垫脚石。

  公安人员为矿主开路

    2007年年初,丽水市检察院接到了一条群众举报线索,称丽水安监部门个别领导有收受矿山企业主贿赂的嫌疑。顺着这条线索,检察官发现其中“有货”———丽水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原副局长戴蔚、办公室原主任李英谦、矿山安全监察处原处长伍汝兴均牵扯其中。随着案件调查的深入,涉案人员还涉及青田、松阳等地。最后,在丽水市检察院的统一指挥下,市、县两级8名腐败官员均被绳之以法。

    在这批腐败案件的查办中,检察机关发现,曾位列丽水市工业企业50强的浙江鑫鸿钼业有限公司、青田县上横坑钼业有限公司等矿山经营企业也处于此次风暴的核心地带。然而,这两家公司的负责人已闻风而逃。2007年底,在逃的鑫鸿钼业公司董事长陈某和上横坑钼业公司董事长陈某某终于归案,使这次反腐斗争出现重大转机。

    2008年,在丽水市检察院的统一指挥下,青田、松阳县检察院以此为突破口,顺藤摸瓜又挖出了一个涉矿窝串案。包括浙江省安监局矿山安全监察处原处长叶某、原副处长陆平以及青田县安监局原局长叶某某、原纪检组长饶某、青田县国土资源局原副局长卢某、青田县黄 乡原乡长占某、青田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原大队长金某某等在内的11名官员相继落马。10月,青田县黄 乡原党委书记徐秉然归案。至此,在短短两年时间内,20名政府官员栽在了这场矿业反腐风暴中。

    用矿山企业主的话说,炸药比饭还重要,没了饭还可以坚持半天一天,但没了炸药,企业就得马上停工。因此,矿山企业主为了去掉在炸药审批、安全生产监督检查以及矿山安全事故处

    理等方面的“紧箍咒”,先后给时任青田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大队长的金某某、副大队长邹某某、民爆专管员毛某某、黄 派出所所长张某某、教导员周某某等5人送钱物。这些人中,除周某某因犯罪情节轻微,被免予刑事处罚外,其他4人均被判处三年至六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金大”,这是青田县公安局治安大队民警对大队长金某某的尊称。在他们看来,“金大”是公安队伍里相当严谨的“老兵”:有着十多年刑侦大队长的经历,工作雷厉风行、说一不二。民警们都很敬畏这位一心扑在工作上、没有其他业余爱好的“头”。

    但是,就是这位看似和钼的质地很像、具有耐腐蚀特性的“老兵”,却没有抵挡住矿山企业主的轮番轰炸,最终被4万元人民币、2000美元、2000欧元以及价值1万元的购物卡掀翻在地,受到有期徒刑六年的惩罚。

    相比“金大”,该治安大队民爆专管员毛某某的“业余爱好”就十分丰富。在侨乡青田,房价每平方米已经超过2万元,消费也高得惊人。但毛某某的日子却过得很惬意,隔三差五就有矿山企业主请他喝茶唱歌打牌。打牌有矿山业主“抱腰”,赢了归自己,输了不用给钱。逢年过节,他还能收到好烟好酒及购物卡,甚至还有美金。毛某某最终获刑五年。

    就是这些烟、酒、购物卡和金钱,使得几个钼矿企业在炸药审批和矿山安全治理上一路绿灯,畅通无阻。

  安监官员摆平事故

    目前浙江省共有矿山企业、危化生产和经营企业、烟花爆竹经营(批发)企业和烟花爆竹生产企业以及培训中介机构近两万家。这些企业的许可证都由浙江省安监局审批。钼矿一天的采矿利润达200多万元,高利润伴随着高风险。若发生事故,最高可处20万元罚款,也可责令停产停业整顿。矿主们心里很明白,整顿的时间越长,损失就越多。为了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及早开工减少损失,如何接近调查组成员并取得他们的支持,几乎成了所有企业主挖空心思的一项工作。于是,行贿成了这项工作的重心。

    据统计,在安监系统贿赂案中,涉及安全许可证办理的约占75%。浙江省安监局矿山处副处长陆平,丽水市安监局副局长戴蔚、办公室主任李英谦,矿山安全监察处处长伍汝兴、松阳县安监局矿山安全监察科科长等5名干部,均在办理安全生产许可证中收受贿赂,行贿人涉及青田、松阳、遂昌等地的10余家企业。

    安监官员被贿赂后,在执法中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导致事故频发。

    2004年,鑫鸿公司在停产期间擅自采矿,导致两人死亡。2005年5月,公司总经理送给丽水市安监局副局长戴蔚、党组成员李英谦各2万元,当年6月,鑫鸿公司即获验收合格报告得以恢复生产。

    但不过半年,鑫鸿公司再次发生重大安全生产责任事故,死亡3人重伤4人。浙江省政府成立联合调查组前往现场调查,时任浙江省安监局矿山处副处长的陆平任省联合调查组主要负责人。

    鑫鸿公司董事长陈某获悉陆平住在青田县某山庄,就赶到陆平住处送上5000欧元。之后,陈某又赶到杭州,打电话把陆平请到他下榻的宾馆里,先后送给陆平20张购物卡。此前,陈某早已与陆平沆瀣一气。2004年底,陆平在杭州就收了陈某一个价值8000元的青田石雕。2005年夏,陆平家里搞装修,陈某送给陆平一台37时的平板电视机。陈某的功夫没有白费,在陆平的关照下,这起事故最终被认定为炮烟中毒事故草草了结。

    叶永毅,在旁人看来,这个精明能干的“70后”可谓仕途远大。2004年5月,叶永毅担任青田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的“一把手”。2007年6月,他当选为青田县东源镇镇长。可是,出人意料的是,在这个位置上只坐了半年,叶永毅就被刑拘了,他任安监局长期间见不得光的钱权交易也随之曝光。

    2006年春节前的一天晚上,虽然时间已经很晚了,但上横坑钼业公司董事长陈某某还是来到叶永毅家拜年。陈只在叶家的门口呆了一会儿,就将一个袋子交给叶永毅。袋子里装的是两个红包,内有2万元人民币和1000欧元。叶永毅推辞了一下就收下了。就这样,一个简短的拜年结束了。

    2007年春节前的一个傍晚,两人又约在儿童公园附近见面。和之前一样,叶永毅收到了2万元人民币和1000欧元的红包。此后,叶永毅对陈某某在矿厂审批等方面关照有加。

    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青田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原纪检组长、主管反腐工作的饶某也深陷腐败深渊。此外,青田县国土资源局原副局长卢某、青田县黄 乡原乡长占某等,在任职期间,也曾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牟利,收受矿山企业主所送的人民币和外币。

    2009年4月24日,徐秉然被松阳县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徐秉然的归案给这起涉矿受贿窝案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这20名官员中除4人因情节轻微被免予刑事处罚外,其余的都被判处了一年到十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周欣洁 王晖 王跃军)

 

(编辑: editor)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新闻论坛    发表评论(0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用户名:密码:没有账号?马上注册


大洋生活便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