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您的位置:大洋网>> 便民频道>>法律信息

字号

“二许”获刑:美国不是贪官避风港

http://www.dayoo.com http://www.dayoo.com 2009-05-15 12:44 来源: 法制日报 发表评论 (0)

    “对于那些通过欺诈手段潜逃至美国的外国罪犯,我们将让他们对自己的行为付出全部责任。”

    ———美国助理司法部长兰尼·布鲁尔

    从2008年8月,美国内华达州拉斯维加斯地区法院陪审团判定二许及其配偶罪名成立至今,中美两国的法律界经历了将近10个月的漫长等待。5月6日,美国法院终于宣布裁定,以诈骗、洗钱、跨国转运盗窃钱款、伪造护照和签证等罪名,分别判处潜逃美国的广东开平案两名主犯许超凡和许国俊25年和22年监禁。至此,震惊全国的广东中行“开平案”,终于有了一个结局

    “开平案”两主犯在美获重刑

    美国助理司法部长兰尼·布鲁尔针对“二许”获刑发表评论称,“对那些在各自国内滥用金融系统,通过欺诈手段潜逃至美国,并在这里试图用非法所得享受富足生活的外国罪犯,我们将让他们对自己的行为付出全部责任。”

    当地时间5月6日,美国内华达州拉斯维加斯地区法院法官菲利普·普罗郑重宣判,“开平案”两名主犯许超凡和许国俊分别被判处25年和22年徒刑,许超凡的配偶邝婉芳和许国俊的配偶余英怡均获得8年刑期。法院同时判决二许归还侵吞的4.82亿美元巨款,对4名被告在刑满释放后施加三年监管。目前,美国政府正启动相关司法程序,剥夺邝婉芳和余英怡此前通过非法途径获得的美国国籍。震惊全国的广东中行“开平案”,至此可算是暂告一段落。

    美国助理司法部长兰尼·布鲁尔在随后的新闻公报中称,“对那些在各自国内滥用金融系统,通过欺诈手段潜逃至美国,并在这里试图用非法所得享受富足生活的外国罪犯,我们将让他们对自己的行为付出全部责任。”兰尼还表示,美国司法部将会同有关方面,继续努力彻查复杂的金融犯罪案件。

    4.82亿美元赃款能否追回成疑

    美国联邦调查局助理局长肯尼斯·凯瑟尔表示,经过对此案的侦办,联邦调查局有效调动了其国内外的机构和资源,并得到中国在内的相关部门的积极协助,该局在未来应对类似的跨国金融犯罪时将更具信心。

    “开平案”涉案金额达4.85亿美元,是新中国成立以来,贪污、挪用金额最大的贪官外逃案,也是美国司法部经手的最复杂的跨国案件之一。对该案的查证历时8年,中、美、加三国和香港特区四方参与其中,中方向美方提供的证据材料多达15万页,历时之久、查证之难实为罕见。

    美国司法部公告显示,许国俊等嫌犯从1991年开始,就不断侵吞中行资产并从事金融诈骗和洗钱活动。二许通过在香港设立的“皮包公司”,将大量资金转入这些公司名下或者汇入各自的私人海外账户。

    拉斯维加斯的赌场也成为他们转移资金的渠道,二许以赌金的名义不断进行洗钱,少则2万美元,多则8万美元。

    二许及其配偶的被判,被舆论视为中国打击贪污犯罪的一次重大胜利,也是针对金融犯罪进行跨国联合侦办的成功案例。兰尼·布鲁尔称,尽管包括余振东在内的5名被告精心布局,企图掩盖从中国银行盗取近5亿美元资产的事实,并实现在美国“人财两全”的梦想,但在美国联邦机构和检方的不懈努力下,他们的计划最终落空。美国联邦调查局助理局长肯尼斯·凯瑟尔表示,像“开平案”这样的重大金融犯罪是没有国界的,美国的许多银行甚至赌场都被案犯当作洗钱的工具。经过对此案的侦办,联邦调查局有效调动了其国内外的机构和资源,并得到中国在内的相关部门的积极协助,该局在未来应对类似的跨国金融犯罪时将更具信心。

    不过,尽管拉斯维加斯法院判决二许归还4.82亿美元巨款,这些赃款能否被追回仍是疑问。根据法庭起诉文件中所列罚没二许的财产,总共只有数十万美元现金,另外还包括一些金银首饰、名牌手表和位于加拿大的三幢豪宅,这些资产与4.82亿美元相比悬殊巨大。

    各国寻求司法合作乃大势所趋

    华盛顿法律界分析人士指出,美中之间没有签署引渡条约,是双方针对跨国金融犯罪开展有效合作面临的首要难题,而寻求司法合作乃各国共同打击犯罪之大势所趋

    早在2008年8月,拉斯维加斯法院陪审团就判定二许及其配偶罪名成立,所列罪行包括诈骗、洗钱、伪造证件和从事跨国非法转运资产等,但及至菲利普法官作出判决,却延宕了8个月之久,其间甚至遭遇三度拖延。在拥有大量确凿证据的情况下,法庭判决缘何如此艰难?一些中国外逃贪官为何多选择北美作为“避风港”,试图逍遥法外?这些问题不得不引起人们的深入思考。

    华盛顿法律界分析人士指出,美中之间没有签署引渡条约,是双方针对跨国金融犯罪开展有效合作面临的首要难题。引渡条约对外逃高官具有一定心理威慑作用,并能使签约国在案发之初就采取相关司法行动,避免跨国金融犯罪造成更大的资产流失。其次,美中之间存在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差异,美国国会以及一些政界人士对中国的外逃高官,更多从政治角度而非法律角度看待。由于这两方面因素,许多中国外逃高官觉得有机可乘,选择来美以逃避法律制裁。

    此外,从“开平案”本身而言,由于案件跨地较多,案犯虽在美国落网,但大量证据却需从中国国内获取,造成本案举证困难。为取得有效证据,中美双方多次到对方国家进行取证,中方并首次通过跨国视像听证,向美国检方提供证人和证据材料。从美国的法律制度而言,虽有严谨完备的一面,但也有程序相对繁琐复杂的一面。美国实行陪审团制度,嫌犯罪名是否成立由陪审团作出决定,至于具体量刑,则由法官来裁决。两大程序之间往往会耗费不少时日,美国就经常出现旷日持久的官司案件,如果再遇到外来的各种因素影响,审判还会出现变故或反复。

    但不论如何,二许及其配偶在美国获得的判决表明,跨国金融犯罪是国际社会必须高度重视的现象。各有关国家在加强内部金融监管的同时,也应该寻求更多的司法合作途径,以有效遏制跨国金融犯罪蔓延的趋势。(记者 邹强)

(编辑: editor)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新闻论坛    发表评论(0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用户名:密码:没有账号?马上注册


大洋生活便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