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您的位置:大洋网>> 便民频道>>商业信息

字号

中国企业家:华友收购案董朝晖的独角戏

http://www.dayoo.com http://www.dayoo.com 2009-05-15 19:46 来源: 北京电视台 发表评论 (0)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林涛

  热衷于借助资本力量迅速完成三级跳的董朝晖,在争购华友世纪的前半场唱的是一出独角戏

  作为华友世纪(HRAY. NSDQ)收购悬疑剧里惟一频繁抛头露面的男主角,董朝晖一面苦笑,一面有些尴尬地对《中国企业家》说,过去总是看着旗下艺人们的表演,没想过要自己站到聚光灯前。

  事实上,他不仅站到了聚光灯前,可能还是这出戏的主要导演。

  4月24日,董朝晖代表独立财团Best Prospect Overseas Limited向华友世纪董事会发出了收购要约。

  10天之后,他公开指责华友世纪对收购要约不作任何回应。

  5月6日,董向华友世纪CEO向松祚发出了最后通牒后,将收购价提高至每股4美元。

  24小时之后,他宣布撤回收购要约。

  时隔一天,他当众炮轰华友世纪董事长王秦岱,“(他)和其他一些董事会成员更关注的是自己手中的权利、个人利益,而不是替股东利益着想”。

  有趣的是,无论外界如何猜测纷纷,董朝晖怎么百般爆料,其他相关当事人一致沉默。

  华友世纪始终不作任何回应;曾经担任光线与华友合并案财务顾问,此次为董朝晖财务顾问的华兴资本CEO包凡拒绝评论;被认为是第三方竞购者的盛大网络同样不予置评。就连一贯活跃的易凯资本CEO王冉也婉拒采访,他在短信中说,“不方便说什么”。

  这就是一出自言自语的戏。但是,董对《中国企业家》表示,他并没有放弃收购的打算,接下来将会一场更精彩的争夺战。

  激进董朝晖

  我们还是先来了解下董朝晖和他的欢乐传媒。

  1999年,董朝晖在北京推出了民营影视公司欢乐传媒的第一款产品《欢乐总动员》。到2004年,欢乐传媒的收入从起初的500万急升至1.5亿人民币,跃入民营电视领军阵营。当年,均为30出头的董朝晖与光线传媒王长田、派格太和孙健君以及唐龙国际陆兴东一起,被媒体冠为“民营电视四公子”,一时风头无俩。

  时至今日,提及欢乐传媒,一位资深投行人士评价,“如果不是因为这次事件,它基本上不值得你们费事去写”。

  在董朝晖的办公室里,“《财富》杂志酷公司”、“最具投资价值公司”等荣誉还被摆在显眼的位置,即使这层耀眼光环早已在2007年褪色殆尽。

  “2007年是我们最困难的时候,其实那时候我们把整个团队调整掉了。”董朝晖承认,鼎盛时期,欢乐传媒曾经拥有250名员工,其中包括150名电视节目制作人员,经过2007年的调整之后,董朝晖砍掉了所有制作人员,只剩下10多名节目策划、研发。

  其实,真正的转折出现在2005年底。不过在欢乐传媒网站的企业大事记里,这件大事情并没有被记录下。

  这年年底,欢乐传媒接受了大名鼎鼎的软银赛富(SAIF)投资。这是中国民营影视公司接受的第一笔外资风投。赛富原本计划投资业内老大光线传媒,由于谈判失败,转而投资了欢乐传媒1300万美元。这其中1000万美元用于购买增发的20%新股,另外300万美元用于从董朝晖手中购买10%股份。

  赛富看中了欢乐传媒旗下真人秀等节目中体现的互动性,这种互动性具有与新媒体结合的特质,“他们永远不愿意去投资做加法的东西,他们希望投资做乘法的东西。”

  资本喜欢乘法,董朝晖就开始在新媒体上做乘法。

  2006年4月,欢乐传媒耗资500万美元从贝塔斯曼手中购得原创文学网站榕树下。接下来,董朝晖开始搭建互联网平台“乐动网”,为了3G发牌做准备,他还从榕树下搜集整理了两万多篇鬼故事,从中挑选修改了几百个故事,拍成了短剧。“都是为3G来做准备的。”董朝晖说。

  不过,董朝晖期盼中的3G三年后才到来,民营电视的寒流却在2006年不期而至。

  这一年,国有电视台开始了对民营电视“反攻倒算”,民营公司的名牌栏目纷纷被调整出黄金时间和频道,与国有电视台在资本层面的合作项目也大都搁浅,公司经营收入大幅下降,光线传媒、派格太合等纷纷转型,靠举办各类活动的收入来维持运转。

  光线传媒总裁王长田2008年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说,“我觉得老实说,如果那时候我拿赛富(投资)的话,对我们来说是也会挺惨的,因为当时(融资)是2005年下半年,紧接着整个行业陷入了低迷,我也一样。”勤奋如老牛的王长田没有融资,不过他最终熬过了2007年的最低谷。

  董朝晖的《欢乐总动员》等王牌电视栏目也进入衰退期,至2007年底则彻底结束。而先前布局的新媒体则变成了巨大包袱,这些当年耗重金搭建的新媒体平台只能放任贬值。不久之前朱威廉欲收购榕树下,报出的价格令董朝晖十分不满。不过在一位曾经经营大型文学网站的创业者看来,如今的榕树下只值50万元人民币。

  董朝晖不仅要收拾盲目扩张留下的摊子,还面临着融资后遗症。

  由于与赛富签署了对赌协议,没能完成指标的董朝晖必须额外拿出自己10%的股份交给对方。

  “对赌协议”的执行,往往是导致投资人与创业者关系紧张的导火索,当时业内曾有传闻,董朝晖将赛富派驻到其公司的代表排挤出了公司。不过,董否认了。他说,“到现在为止,(赛富)从来没有派过一个人进来在这里担当任何的职位。”

  不过赛富对于民营影视投资的失望早已溢于言表。2008年,赛富合伙人羊东曾对本刊表示,“娱乐行业的监管太强,电视制作公司主要是议价能力问题。制播分离,制作方没有和播出方的议价能力,你没法和他玩。电影业则扩展性不大,后续产品少。而且受演员、导演制约很大,演员、导演赚钱,投资人不赚钱。”

  不过在上述匿名投行人士看来,各个公司的不同结果,最终和“人”有关。

  看历史轨迹,董朝晖与光线传媒王长田在诸多重要关头面临相同选择:两家公司同在1999年起步,都是靠一款栏目红遍半边天,然后复制出一堆姊妹栏目,他们都依托北京电视台,最终王牌栏目又都被北京台驱逐。他们几乎在同一时期与国有电视台深入合作,光线选择了教育台、欢乐则选择了内蒙古卫视,他们最终也都铩羽而归。他们都与赛富谈判融资,在电视业务受挫后,同样转战新媒体,王长田也曾经把自己关在屋里一年,做出一个模仿Myspace的e网,受挫之后,他们异口同声,总是用夹缝来形容民营电视。他们最终前后脚涉足借壳华友世纪。

  但在每个紧要关头,王长田总是力求谨慎,宁可自己滚动积累,也不愿意贸然接受资本。他两次与资本亲密接触,一次与赛富草签了协议,另一次与华友世纪达成了合并协议,最后却都在最后关头反悔毁约。最终,王长田没有接受风投,而是在2008年找到了银行贷款,还准备独立上市。王撑过低谷,靠的是耐力和恒心。当然,也有人戏称其为“农民”。

(编辑: editor)

   上一页 1 2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新闻论坛    发表评论(0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用户名:密码:没有账号?马上注册


大洋生活便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