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您的位置:大洋网>> 便民频道>>商业信息

字号

互联网“黑暗诱惑”调查:网瘾少年以死相挟

http://www.dayoo.com http://www.dayoo.com 2009-05-17 09:01 来源: 中国青 发表评论 (0) 手机看新闻

15岁的小佳(化名)已经整整辍学一年。两年前,小佳开始迷上网络游戏,多次逃课。只要妈妈关掉小佳的电脑,他不是冲到窗户边要跳下去以死相威胁,

今年世界电信和信息社会日的主题是“保障儿童网上安全(Protecting children in cyberspace)”。都说孩子的事比天大,在互联网普及的今天,青少年的网上安全正遭遇前所未有的挑战。网络色情、网络暴力、网络游戏,这些“电子海洛因”在网络虚拟社会里随处可见,青少年很容易受到感染,从而沉迷其中、荒废学业,甚至走上犯罪的道路。而在现实中,不少网吧尤其是黑网吧只认钱不认人,接纳未成年人入内,成为滋生问题的温床。

 黑网吧是“黑陷阱”

“现在谁还敢让那些小孩进来,万一查到就会被吊销营业牌照,这张牌照可值七、八十万呢,太不值得了”,上海大学宝山校区附近的一位正规网吧业主田望(化名)告诉记者。在重典之下,目前正规网吧中已经很难寻觅到未成年人的身影。不过黑网吧依旧我行我素,对未成年人上网不闻不问,只要收钱就“芝麻开门”。

黑网吧“专做学生生意” 

据记者多方了解,目前在上海城乡结合部仍存在不少黑网吧。田望向记者透露,据他所知,宝山东方国贸附近就有黑网吧,而崇明横沙岛上则更多。

 5月11日,记者来到东方国贸,刚下车就看到一家网吧,走进去之后未发现未成年人的身影,而且网吧收银台旁边贴着营业执照复印件,显然这是一家正规网吧。随后记者步行约十余分钟来到一家货车停车场附近的小“村落”里,两旁都是一、二层的建筑,小广告贴满了墙壁,一家玻璃窗上标有“影吧”的小店吸引了记者的注意。

走进之后,记者发现面积不大的店内却摆有十几台电脑,“3元一个小时”,老板说道。这里的电脑很旧,键盘和显示器上满是污垢,在这里每个人的上网空间只有一张凳子大小,非常拥挤,再加上有的上网者在里面抽烟,室内空气非常混浊。

“生意不太好吗”,记者看到里面只有两三个人在上网,于是问老板。“等会就有人来了”,老板不以为然。过了半个多小时,果然有顾客上门,而且是四位。不过这四位都是背着书包的学生,仿佛跟老板很熟悉,一进门就直奔电脑前,连价格都不问。

走出这间“影吧”后,记者在旁边的修车铺了解到,附近有家民工子弟学校,每天下午放学时都会看到不少学生来这里上网,“就是做学生生意的”。

据了解,去年上海市取缔关闭“黑网吧”1700多家,打击力度不可谓不大,但是城乡结合部仍有大量的黑网吧存在,而且《2008年上海市未成年人保护工作报告》中也提到,“黑网吧回潮率高”。原因为何?

“黑网吧的成本比正规网吧低很多,没有牌照费用,一下子省了几十万,而且电脑和租金成本都很低。被取缔之后,老板又能新开一家。”田望说道。

中华全国律师协会未成年人保护专业委员会佟丽华律师认为,黑网吧之所以屡禁不止,是因为处罚的力度仍不够,只是罚款了事、设备没收。“如果对黑网吧业主追究刑事责任,使违法成本大大高于违法收益 ,才有可能从根本上杜绝黑网吧的蔓延。”

另外,佟丽华认为除了“堵”,还要通过“疏”让学生远离黑网吧。“不是不让孩子上网,老师和父母要担负起监督孩子安全接触网络的责任。要能轻松观察到正在上网的孩子和电脑。如电脑可以放在客厅,或者孩子上网时房间的门要开着。”

网络色情:电子黄祸猛于虎

互联网上很不干净,网络色情便是最大的污染源。同时,处于青春发育期的青少年精力旺盛好奇心强,但又缺乏足够的分辨是非能力,极易受到不良信息的诱惑和误导,使色情淫秽内容轻易间在未成年人中大行其道。网络色情,是名副其实的“电子毒品”。

孩子“裸聊”  家长惶恐

“完全没有想到这种事情居然发生在我们家里……”因为儿子在网上裸聊,李女士在网上发帖诉苦。

为了能丰富儿子小松的学习生活,李女士在小松读初中时就给他买了电脑,并一直放在小松的房间里。去年寒假期间,李女士注意到,小松经常夜里上网到很晚才睡觉,白天精神不振。一天半夜,李女士起床去卫生间,看见儿子的房间里还有灯光。她当时想提醒儿子不要熬夜早些睡觉,可是一推门却看到了尴尬一幕,小松赤裸着坐在电脑前,头上戴着耳麦,而电脑画面上则有个一丝不挂的年轻女子同样戴着耳麦。后经检查发现,儿子电脑里收藏了好多黄色网站,而且花了近千元在网络色情上。

 这并不是个案,曾有家长向媒体反映,年仅9岁的儿子在网上利用QQ与女网友裸聊。而另一位家长因为看见女儿与异性网友裸聊,一时冲动将女儿掐死。

数据显示,网络色情不但容易使青少年沉迷,更会因此走上犯罪道路。中国青少年犯罪研究会的统计资料表明,有70%的少年犯因受网络色情暴力内容影响而诱发盗窃、抢劫、强奸、杀人、放火等严重犯罪。

整治低俗色情须常态化

一直以来,有关部门都在严厉打击网络色情,日前整治互联网低俗之风又在如火如荼地进行当中。相比以往,现在互联网的天空的确干净许多,但是仍有阴霾。

佟丽华认为,仅仅依靠关闭网站是远远不够的。从2004年至今,每年全国都要开展网络扫黄专项行动,哪一年被关掉的色情网站不在数千家?但色情网站仍然屡禁不止。“整顿不能常态化,那么低俗色情就会经常化,各部门应形成合力坚持不懈地查下去。只有这样,阳光才会驱散乌云。”

网络游戏——沉迷其中难自拔

这是一种特殊的病症:病名,网瘾;易发人群,青少年,男女不限;发病原因,主要由网络游戏引起。到底有多少青少年患上网瘾?2004年数字显示,当年我国青少年网瘾人数约300多万,而著名“网瘾斗士”陶宏开为记者提供的最新信息称,“我国青少年网瘾人群的数量高达1300多万”。

网瘾少年以死相挟

15岁的小佳(化名)已经整整辍学一年。两年前,小佳开始迷上网络游戏,多次逃课,偷家里的钱去网吧打游戏。后来干脆不去上学,整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玩网络游戏,甚至有一次连续三天两夜不睡觉。只要妈妈关掉小佳的电脑,他不是冲到窗户边要跳下去以死相威胁,就是开始拼命砸东西,现在家里早已经被他砸得面目全非。一年来,小佳没跟妈妈说过一句完整的话,听到最多的就是“无聊”两个字。

陶宏开表示,患上网瘾的青少年不仅人数众多,而且低龄化趋势非常明显。“5年前,网瘾青少年大多在15岁左右,初三到高二阶段居多,现在据我们调查,全国最小的网游成瘾者才1岁零7个月。过去,家长担心的是孩子早恋、打架,现在却是网瘾。”

肃清网游源头

陶宏开表示,近十年来,全国未成年人犯罪率上升了83%,其中七成左右都跟网游上瘾有关。陶宏开认为,“网络游戏只是一个概念,关键是里面的内容,我们不反对玩健康的、富有创造力想象力的游戏,但是,暴力的、色情的、有害的游戏应该坚决反对。事实上,《征途》、《传奇》、《劲舞团》这些最赚钱的游戏,也恰恰是最容易令人上瘾的。我们在做网游测评时也发现,有些游戏内容教小孩子使诈、不劳而获、玩抢劫、色情等等,专门传授歪门邪道,这样的游戏能不令还没有完全判断力的未成年人上瘾吗?”

陶宏开认为,“真正的源头还在于网络游戏商。对于青少年成瘾,有人着急,有人担忧,但有人却只把这看成商机。“没错,网游是个巨大的市场,但有市场就一定要去开发吗?武器、毒品都有市场,难道也要去开发?”

(编辑: editor)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新闻论坛    发表评论(0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用户名:密码:没有账号?马上注册


大洋生活便民